利源海达欢迎您!
0531-55656988 sd-lyhd@163.com 手机站

中国工业园区颓败之路——七宗罪致上千家园区沦为污染重灾区

中国工业园区颓败之路——七宗罪致上千家园区沦为污染重灾区

发布日期:2018-07-04 浏览次数:374

环保水圈

乘着改革开放的快车,我国的工业园区已经发展了近40年。总结这40年应该是:贡献还行,长进不大;乱象丛生,污染不小。

20世纪50年代,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园区在美国诞生,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“硅谷”。之后,因其显著的优越性,工业园区逐渐成为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,实施高技术战略发展的重要途径,在世界各国大放异彩。

发展工业园区的优越性:促进科技成果转化,发展高技术及其产业;聚集各种生产要素,提高工业化的集约度; 改善城市规划布局,优化城市管理。

1979年,我国第一个工业园区在深圳蛇口诞生。之后,工业园区迅猛发展,尤其是最近十几年,中国化的工业园区不但数量剧增,内涵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,如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、保税区、出口加工区以及各类省级工业园区等。

但是,在种类多样、数量庞大的工业园区中,糟粕太多,精华太少。

在改革开放初期,国家精心建设了一批优质的工业园区。然而,随着开放程度逐渐扩大、步伐逐渐加快,工业园的发展由快速走向泛滥。在经济先行的主旋律下,各地疯狂建设产业园区,以致陷入混乱的状况,环境污染等严重问题逐渐凸显。

根据工信部统计,截至2014年底,经国家公示的省级以上开发区达到近2000家,各级工业园区超7000家(另有数据显示上万家),但仅有2-3成园区环境达标。督察显示,全国超过80%的省市存在着工业园区污染问题。工业园区污染已经成为环境污染的主要根源。

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此前一项调查显示,国内真正能够按照一体化理念规划建设,并且具有一定污染防治、环保管理水平的化工园区十不足一。

高技术产业孵化园沦为污染重灾区

不可否认个别园区是成功的,也产生了可观的经济效应;但是在推向全国的过程中却泛滥成灾,走样变形了。许多园区没有成为孵化企业、振兴工业的经济重镇,却沦为了加速污染的毒窟。同时因为良好的政治解读和几乎空白的监管,工业园区也成了滋生腐败的温床。

随着近年来环保督查的步步深入,工业园区的种种乱象得以曝光。

为了便于原料和产品运输,许多园区往往沿江或临海分布,据统计仅长江经济带就分布了上百个国家级工业园区,甚至有些工业园区还位于饮用水水源地附近。长期以来,爆炸、泄漏和偷排污水事件时有发生,对上下游水源安全造成了较大威胁。过去的几十年间,鄱阳湖、黄河、海河、淮河、近海、地表径流都有园区的污水直接排入,对河流造成了严重的污染。

2018年3月,新华社记者暗访安徽一工业园污染触目惊心:占地百余亩的强碱工业固废堆放江边,有毒有害淋溶水直流长江;选矿尾渣直接倾倒长江,江水冲洗三年仍存数吨;园内名企午夜户外开工,释放挥发性有毒气体……近年来,此类事件不胜枚举。


▲安徽一工业园污染触目惊心固废直接倾倒长江。这是新华视点记者3月下旬蹲点暗访安徽省级循环化改造示范试点——安徽贵池前江工业园时发现的现象。当地村民反映,园内如此污染行为已非一天两天,曾屡次被环境保护部门要求整改,仍防不胜防。

由于我国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,沿海发达地区的一些高污染产业被淘汰后,打包到了经济欠发达地区,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的工业园区。由于欠发达地区监管相对宽松,重污染企业转入后污染变得更加严重。在许多地区,工业园区实质上是污染转移和包庇重污染企业的幌子。

2010年到2014年,多家媒体对内蒙古自治区腾格里工业园区污染事件做了详细报道,这些报道最终引起了党中央、国务院高度关注。内蒙古环保厅一名副厅长、阿拉善盟分管副盟长、阿拉善盟左旗旗长、分管副旗长、盟旗两级环保局长被免职,共有24名相关责任人先后被问责,并受到党纪政纪处分。

▲ 腾格里沙漠腹地现巨型排污池黑色管道插入沙中散发恶臭/ 视觉中国

由于规划不科学、监管缺失,工业园区的发展一度泛滥。许多地方为了政绩变着法子搞工业园区,搞出来的“四不像”非但不能产生经济效应,反而给周边居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,导致环境纠纷频发。

▲ 重庆市民举报当地工业园区

上图为重庆市民举报当地工业园区留言,红字部分内容:两江蔡家新区在两江新区规划为:“以水土工业开发区和蔡家为主体的高新技术产业带,重点布局电子信息、生物医药、新材料、机器人、科技研发服务等高新技术产业”。而事实上呢,蔡家组团管委会招商引进的又是些什么企业呢?位于同兴工业园区二路与大唐科技之间的厂房里面,居然是“家具厂、门窗厂、印刷厂、化工厂”等等存在严重污染的低端企业,这里面居然还有从沙坪坝中梁山撵过来的高污染企业。

事实上,在数量庞大的工业园区群中,“家具厂、门窗厂、印刷厂、化工厂”这样的作坊式组合体占了半数以上。此类“园区”完全不具备工业园区的属性,在组织形式上与菜市场别无二致,根本体现不出园区的价值,很多时候是地方政府乱作为下的畸形产物。

除环境污染、运营混乱、发展畸形外,荒废烂尾是工业园区的又一大乱象。在过去的十多年间,工业园区遍地都是,但大多数都以烂尾告终。有些荒废掉的园区淹没在空旷的荒野中,被当地百姓视为“鬼园”。

鬼园频频出现的原因绝非规划失当这么简单,背后有着更深一层的“神逻辑”和利益链条,园区的主导者和参与者往往各怀其心。

对于有些企业主而言,入驻工业园仅仅是他们在资金困难时,向银行贷款的借口。这类人进入园区的心态就是把假账做到位、尽量多贷款,大不了破产打包还给银行和政府。

以园区为幌子的不只是重污染企业,还有瞄准土地的投机分子。许多园区动辄几千上万亩,图得就是地大,入驻者往往抱有一个幻想,就是包装上市圈钱或等待转化为商业用地后推到盖房子卖。传统地产商做工业园就是为了拿地,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园区建设不过是为拿土地而巧立名目罢了。

而地方政府大肆圈地建园,则是为了政绩考核,大多疏于考虑产业资源、地理条件、基础设施等关键因素,更加无视对环境造成的影响。

很多时候,工业园区名不副实,其中多是投机倒把的行径,所做的完全是以牺牲土地、财政等资源换取部分人利益的勾当。

一、是什么导致了乱象的产生?

(一)认识错位、动作走样

毋庸置疑,乱象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政府认识不到位,一是对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统筹认识不到位,二是对工业园区的发展模式认识不到位。部分地区片面追求经济效益,一切向钱看齐,忽视环保等长远考量,导致许多园区从开始就是错的。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导致了动作上的一连串错误,进而使工业园区的发展变形走样。

(二)规划混乱、发展失衡

许多地方在规划过程中,急功近利、不切实际、混乱不堪,完全背离了建设工业园区的本义。在对园区的具体规划上,调研不充分、定位不明确、设计不科学,导致园区上马后很难实现良性运转。许多潜质优良的园区因为规划上的问题最终难成气候,甚至走向颓败。

如有的石化园区,由于前期规划失当,仅引入寥寥几家石化企业,由于招商并未达到预期,迫不得已而引入其他类型企业。然而,因前期园内污水处理、固废处置等配套设施,均按照石化企业标准来设计,并不一定符合其他企业的要求。导致园区集群效应不明显,同时给后期管理造成困难,最终造成污染违规排放。大多时候,招商体量往往达不到其设计的配套能力,出现设施设备“吃不饱”现象,最终沦为“晒太阳”工程。

由于宏观统筹不够,往往会出现“狼多肉少、营养不良”的局面。在城镇各级园区之间招商引资竞争格局下,有限的投资资源很难集中到某个区,分散的投资很难使各个园区达到期望效果,最终造成盲目扩张、空间失衡和恶性竞争等不良想象。

(三)急于求成、模式粗放

许多地方的工业园区只是个样子,基本上就是把小散乱污企业打包在了一起,完全没有体现出工业园区的效应;所谓的工业园区不过是一群小规模、高污染、低层次的小作坊拼成的聚集群,把工业园区做成了菜市场,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。

有记者在调查江苏盐城、南通、连云港等江苏沿海城市的化工园区时发现,园区里的部分企业产业层次较低,污染严重。园区内的部分企业利用园区条件差、发展慢急于求成的浮躁心理,建设生产规模小、生产工艺落后、污染相对严重、治理难度很大的项目,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。

(四)权责不清、监管不力

许多地方对园区环境问题的管理上存在权责不清的问题。现有园区多由管委会进行管理,但管委会的主要职能是服务企业经营,环境监督、执法能力等远远不足;当然,在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情况下,即便有能力也很难到位;而基层环保部门有专业职责,却往往触及不到园区范围。

由于责任不清,工业园区成了监管的空白区,导致大量工艺落后、污染重、缺乏环保设施的中小企业和非法企业成了漏网之鱼。环保设施只在检查的时候才运行,检查组走了之后就偷排偷放,使园区运营环境质量下降。

更离谱的是,许多园区被默认为特区,企业主认为只要入园就有了偷排的特权。园区政府往往袒护园内企业,因此,基层环保部门对园区监管执法遇阻也是常有的事。

(五)制度不完善、审批成儿戏

多数园区的管理往往没有明确的、成熟的法律制度,自主弹性较大,管理者在环境监管方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环境执法缺乏刚性,导致污染乱象频发。

在对许多园区项目的审批上,违法审批、越权审批现象非常普遍。本应由国家或省市审批的项目却被分解为小项目由县审批;本应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项目却简化为环境影响报告表。环评已经审批过了,环保设施却迟迟不见,环评、“三同时”等制度成了走过场。

(六)污废处理能力跟不上

有的园区建设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污染的集中处理,但是现实情况往往是污废处理能力跟不上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大量需焚烧填埋危险废物因处置能力匮乏,超期超量储存;而大量危险废物因缺乏综合利用技术,占用焚烧填埋资源。

企业内部危废暂存库普遍存在仓储能力不足、未密闭、未分类贮存、废弃未收集处理、地面未做防腐防渗等问题。部分园区危险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处置能力缺口较大,已有设施处置负荷不足,以副产品名义转移的废盐、废溶剂在部分园区普遍存在。

(七)极端追求经济增长,地方保护主义盛行

过去40年是经济的高速增长期也是环境污染的红利期。这一点在工业园区的发展中体现的尤为明显。工业园区污染严重,很大一个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保护主义盛行。

有地方为招商引资,在企业进来的时候政府就会做出某些“短视”的承诺,比如污染绿灯、白名单等。

更有甚者,一面打着“生态循环经济”的旗号获得政府审批,另一面却纵容很多高污染企业以及小作坊在里面生产,甚至一些国家明令关停禁止的污染企业也在里面集中排污、逃避监管,使得工业园区反而成了违法经营的“保护伞”。

一些工业园区进驻企业一旦入园,对其环境监管就成了“免检”程序。甚至地方政府会规定一些“土政策”,防止“干扰”园区内企业正常的生产活动。此外一些园区管委会设置相应的环保机构,名曰环境执法,其实质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往往使环境监管处于“真空”状态。

二、措施建议

当下我国正值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期和解决污染问题的窗口期,其核心在于剔除落后理念、整治体制弊政、优化市场机制。对于园区的整顿提出提下建议:

(一)要扭转颓势,先要在思想上摆正方向,改正急功近利的心态,“一岗双责、党政同责”或许能改正这个毛病。

(二)建立完善的制度,严格把控审批、规划、招商、运营、管理、处置等各个环节。

(三)在园区的规划上要科学合理,有的放矢,兼顾眼前和长远,充分考虑环境问题,严格执行环评、“三同时”制度,配置合理有效的污染防治设施。